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宁缺毋滥 > 正文

冯小刚电影《老炮儿》观后感

时间:2019-04-01来源:耸入云天网

  导语:《芝麻官惊梦》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市豫剧牛派艺术研究院院长金不换饰演男主角,国家一级导演、天津京剧院编剧、导演赵德芝导演。该剧在牛派唱法中加入了京剧、晋剧等多重唱腔,从服装、道具、布景上进行了创新,剧情紧扣当前廉政建设的主题,是“芝麻官”系列的又一精品力作。以下是小编带来的老炮儿观后感,一起来看看吧。

  老炮儿观后感(一)

  从光线昏暗的电影院走出来,不怎么强烈的阳光依然刺激了一眼睛。我的思绪还沉浸在电影里,与那个冰冻三尺的野湖相比,眼前这个冬天不太冷。

  从故事情节上来说,《老炮儿》拍得波澜起伏很有看头。开始是六爷的儿子张晓波因为划了有权有势的孩子的法拉利而拘禁,六爷为救儿子遍求好友,最后抵押房产凑了十万块钱去赎人。正当观众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的朋友却好心办坏事,用普通车漆去修进口车,捅了更的大娄子。儿子安全归来,爷俩也互相理解了,六爷却犯了心脏病。等他病好出院,家又被人砸了。六爷把贪官在国外存款的证据寄往中纪委后,只身前往野湖跟恶势力对决,最终却因心脏病复发,倒在冰冷的湖面上。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观众的眼睛和心,始终被大屏幕吸引着,一点松弛懈怠的感觉都没有。父子情,兄弟义,男女爱,在这部电影中都得到了很好的表现,最难得还是故事没有偏离社会主流,将最热门的反腐话题也囊括其中。

  我想说的不是故事情节,我想说说影片里的英雄主义情结。电影快结束时,冯小刚饰演的六爷,穿着将校尼的军大衣来到决斗场,那是一片荒无人烟的野湖,冰面反射着寒冷的光芒。他步伐坚定地走向对方,边走边把军刀的刀鞘扔掉,然后把寒光闪闪的军刀扛在肩头,给观众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两千年多前,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歌声中远去的荆轲的背影,也不过如此吧。当看到这个画面时,不少观众跟我一样轻呼:太帅了!我想,如果冯小刚听到这样的呼声,一定会深感骄傲的。一个年近六十岁的,长得比较磕碜的老男人,能够得到这样的赞扬,能不骄傲吗?2015年末,网络一句流行语叫“主要看气质”,这句话用在冯小刚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接下来,六爷的心脏病发作了,他痛苦地跪倒在冰面上,不知真情的对方微笑着蹲下来向他招手,他又坚强地站起来,手举大刀向对方奔跑而去。在电影的特写镜头下,冯小刚一头冷汗,大张着嘴巴,多年烟酒熏陶出来的黄褐色的牙齿暴露无遗,然而他坚定的眼神、勇往直前的精神,让人忘记了他的丑陋,不由得肃然起敬,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炸碉堡的董存瑞。震撼!激荡!这样的感觉在六爷轰然倒地的刹那,达到了高潮。

  我觉得,新中国成立的六十多年时光里,五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治疗癫痫病的中医院初出生的这一拨人,最具英雄主义情结,早出生的太单纯,晚出生的的太复杂。在这拨人成长的年代,社会上人为地塑造出一大批英雄人物,什么炸碉堡的董存瑞,堵枪眼儿的黄继光,引颈就铡的刘胡兰等等。这些英勇无畏、高大全能的英雄人物形象,根深蒂固、深入骨髓地影响了那一代人。随着战争年代的远去,和平年代的到来,血液里流淌着英雄主义情结的那些人,将理想化作行为,变成了电影《老炮儿》中的六爷式的人物,他们年轻时英雄主义爆棚,热血沸腾蛮打蛮干,年纪大了依然想按老规矩办事,最终却倒在通往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路上。这样的成长经历是冯小刚特别熟悉的,所以他演起来得心应手,并因此斩获金马奖影帝。

  在六爷的身上,既有传统的英雄主义影子,然而他又不是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的。比如他跟的“话匣子”的男女情,跟张晓波的父子情,跟“闷三儿”的兄弟情,都让这个人物世俗化,生活化。在他跟儿子一起逃离医院坐在出租车里的一场戏中,儿子问他:你老这么伤我霞姨(情人话匣子),就不怕她真生气吗?六爷答:怕。说完,一行老泪从墨镜下蜿蜒流出。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啊。这样的男人才是有血有肉的,才是完美的。

  许晴饰演的话匣子,年纪四十多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他对六爷的感情是极其真挚的,每次危急关头都是她挺身而出,帮他渡过难关。她对张晓波说:我十六岁就看你爸跟人茬架,他一人一把军刀,干倒对方十多个。那语气,那眼神儿,满满的都是崇拜。试想,当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遇到与内心契合的英雄人物时,不仰视不崇拜才是怪事。不只是话匣子爱上了六爷,所有看过电影的观众,都深深地爱上了六爷。

  也许,我们爱上的,不只是六爷这个具体的人物形象,还爱上了他身上的那种英雄主义精神,更爱上了我们自己心底里埋藏多年的英雄主义情结。

  老炮儿观后感(二)

  一向不走寻常路的管虎,2015年年末再次放大招。这一次与他携手的是重量级导演冯小刚,二人带着《老炮儿》于2015年12月24日正式登陆中国各大院线,引来好评如潮。以导演知名的冯小刚,除了1996年曾在电影《我是你爸爸》中担任男一号之外,其他都是偶尔客串、跑跑龙套,纯属“玩票儿”。时隔近二十年,冯小刚为管虎慷然“下海”出演,甚至还献出了自己的“屁股”,本身便是一种上好的宣传:不知有多少人都想着一睹冯大导演在影片里的“芳容”,由于种种原因,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过《我是你爸爸》这部电影,更遑论看到冯小刚演戏,如此一来,更是吊足了观众的味口;更况且,影片在正式上映之前,冯小刚凭此片在国外获奖的消息就已经在国内不胫而走,于是《老炮儿》尚未上映,前期的造势工作已经做得相当足。

  所谓“老中国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炮儿”,约等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王朔笔下的“顽主”,今天的他们大多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有着较为“辉煌”的过去,他们固然玩世不恭,但也重情重义,因此很难简单说他们好或不好。诚如片名所示,电影《老炮儿》讲的就是一个当年威阵北京四九城的“老炮儿”——冯小刚饰演的“六哥”张学军,当年他单枪匹马一把刀杀退十数人,现如今只是胡同里一个没有正当职业的遛鸟老人,周围的一些人虽然还都尊称他为“六爷”,但实际上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按照正常逻辑,“六哥”的晚年生活也许就在逛逛街、遛遛鸟之间流逝而去,但儿子晓波却又让他不得不拖着有些老迈的身躯再次“重出江湖”,不管“六哥”是不是出于自己对儿子的愧疚,仅就这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劲儿就足以让人震撼,然而时过境迁,当年的荣耀早已被时代大潮裹挟而去,英雄只得叹息气短矣!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老炮儿》一言以蔽之: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影片从始自终都用冷静的镜头语言在讲述,没有炫丽色彩、没有气势恢宏,就运用几个长镜头,交待着老北京的胡同以及老北京的人与事。管虎的这种手法或许是有意为之,他就是要告诉观众,故事就发生在你我之间,这种期待视野的设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其感染力,但又与贾樟柯有所不同,管虎镜头里的现实是经过自己有意处理了的,而贾氏则更多追求原始的真实。挑剔点来看,《老炮儿》的情节设定其实有些过于简单:鲜明的二元对立模式,即旧与新的框架结构,旧的一方是“老炮儿”们,“六哥”、“闷三儿”、“灯罩儿”、“洋火儿”等一帮老哥们;新的一方有两部分人构成:“六哥”的儿子张晓波和南方某省级高官的儿子谭小飞,前者代表着当下普通民众后代,后者则是当下人们常说的“富二代”,电影矛盾也就在“旧”与“新”之间展开,而张晓波又是新旧冲突最直接的导火索:正是他不知“天高地厚”地得罪了谭小飞,由此才最终导致了救儿心切的“六哥”出山。在此事之前,以“六哥”为代表的“老炮儿”们依然活在过去自己的辉煌里,总不相信自己已经过时,也确信自己并没有被“后浪踩在沙滩上”,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努力,却不得不接受现实,“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当“六哥”在车上被晃得头晕目炫、呕吐不止时,当自以为很大方地拿着两千块去补偿自己儿子划了的法拉利时,其实已经宣告了自己时代的终结,影片最后,“六哥”自己拿着刀冲向对岸时也便有了悲怆的意味,伴随着密集的鼓点的配乐,也将故事推向了最高潮。

  从主题学角度来看,《老炮儿》其实更像是管虎向上一代或者说自己逝去了的青春的致敬之作,这一点从片名也多少可看出些端倪:“老炮儿”自身便有一种“老”去的无可奈何之感;曾经叱咤风云的“六哥”虽然仍有余威尚在,但他更多只是街口小卖铺里的老板,一个被自己儿子嫌弃的父亲;影片中时不时将远景虚化,似乎也是在通过镜头语言在告诉人们——黑龙江中亚医院好不好只有当下才是最真切、最现实的;而影片里“话匣子”许晴哼唱的、时不时响起的那首《花房姑娘》也让人恍如隔世;当“六哥”骑着自行车走在满是汽车的北京大街上时,尤如那只跑到车流中的“驼鸟”一样与时代格格不入……二十年前《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那一群“小炮儿”如今都成了“老炮儿”,终有一天,“老炮儿”也会变成“老老炮儿”,如电影《老炮儿》中那个时常驻足在胡同口连走路都颤巍巍的老者。但作为精神存在的“老炮儿”却永远活着,从这一层面上讲,“六哥”一人单刀赴会似乎也可以这样理解:我的肉体可以被打败,但我精神永存,也正是由于对自己的信念的追求,才能抛肉体的死生于度外。影片最后一群“老炮儿”带伤被放出来时仍然谈笑风声,似乎是对这种精神最好的诠释,与新生代的“小炮儿”们相比,尽管他们的时代已经远去,但他们的精神世界远比年轻一代富足,毕竟他们更“讲理、更讲规矩”,“六哥”时常说起的这句话无疑是对当下的一种控诉以及去过去那个“盗亦有道”年代的无限怀念。

  从对现实的关注来看,通过《老炮儿》我们似乎看到了管虎“欲语还休”的无奈,影片里多少也涉及到了一些当下的敏感问题也被纳进银幕,但管虎对于这些都没有细致表现,更没有能深入挖掘,而只作为影片的背景加以展示,透过这些透露出来的为数不多的信息仍能看到当下社会的一些弊病,而管虎式的“沉默”其实也标明了一种态度:一切交给观众去评判。而影片末尾“大团圆”式的结局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该影片的批判力度,当然这只是针对作为艺术品的电影而言的,而从作为商品的管虎及其影片来说,恐怕也是必须的。

  影片另一个被人谈起最多的恐怕要属冯小刚和许晴的激情戏以及从头至尾无所不在的国骂“他妈的”了。对于前者,笔者以为,作为一部商业电影,这种镜头其实无可厚非,人们对此津津乐道,除却视觉冲击,冯小刚和许晴两人在影视界的影响力或许是更重要的因素。作为观影者,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摆正心态,单纯从“性”的角度来看,它固然是脏的,但从电影情节和人物塑造的丰满程度来讲,似乎也并无不可——如此粗犷才更符合“老炮儿”们的性格。而对于频繁的“他妈的”,虽然冯小刚导演自己也说是出于对人物塑造的需要,对此笔者也承认,开口闭口“他妈的”更利于人们真切还原“老炮儿”的形象,但毕竟艺术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一味追求还原现实似乎更应该是历史学家们要做的事,更何况,作为这样一部打算大卖特卖的影片,对于一些受众尤其青少年来讲弊还是比利多。

  不同于《Stand Up,Guys》(可直译为《伙计,站起来》),管虎的《老炮儿》并没有着力于讲述“老家伙”们的倔强及后续抗争,甚至故事架构都十分简单,语言也有些粗俗,但作为对一代人的纪念、对一种精神和一种信仰的形象化展现,都有自己值得称道的地方。

呼和浩特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老炮儿观后感(三)

  提笼遛鸟的老混混,当年也算是三环十三少。六爷遛完了大半生,人生正在褪去色彩,摁倒许晴白花花一堆肉,也突然硬不起来了。半瓶伏特加直接放倒红星二锅头,自行车再环保也追不上奔跑的鸵鸟。这不是他的时代了,胡同里老少爷们都还卖给六爷一点面子。六爷讲究,六爷最大的不同是,碰到事不会躲,两个字:仗义。如果我的审美没有什么大问题,今年华语片最牛的电影就是这双峰并峙的两部:《大圣归来》+《老炮儿》。

  冯小刚可能不是中国最好的导演,但冯小刚绝对是中国导演里最好的演员。那得是多少年前,冯小刚拎着一块蜂窝煤要去给人出头,临到跟前窝囊地往那一蹲,《我是你爸爸》一部戏下来冯小刚在戏中不断降低着生存的尊严底线,除了跟儿子面前脾气大基本也就对生活没什么脾气了。头十几年,都说贾平凹水平高,抓住了这个社会最核心的冲突写了本书叫《浮躁》,这么些年都说中国人最缺的是信仰,这话一说就显得那么大那么空,硬是把《狼图腾》都当作图腾了,到现在,见着事还是躲,见着权还是跪。

  以前冯小刚拍《一声叹息》,最不可信的不是那些关系的走向,而是徐帆和刘蓓怎么能看上张国立,如今换成比张国立长得还尴尬一点的冯小刚,你说许晴这样的怎么就死心塌地得那么可信。六爷人讲究,没邋遢过,走哪儿有股子范儿和劲,说话声不大,力道都在出口的规矩里,框得方方正正,人活着得有规矩,人活着得有原则。半部电影过去,就像冯小刚和许晴没能震颤起来一样,故事都是绷着劲来的,六爷就是那么淡定,带你遛鸟、遛弯、后海溜冰,活的是个腔调。

  六爷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中国人喝了这么多年蓝瓶的,还是缺钙!六爷同样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温柔不在每天睁眼起来的对白里,中国人嘴上说什么就没什么,没什么就爱讲什么。震颤的生活里根本就没什么道义,礼崩乐坏。嘴巴再干净,生活还是脏。你别一口一个孙子,六爷脸上就三个字:不认怂。电影院里有两种血性:青春少年样样红,他们帮你使劲;老夫聊发少年狂,你暗地帮他攥拳。热血青春荷尔蒙,凭的是冲动,真要在脸上活出个坚毅,凭的是血性。老炮儿是经过洗礼的古惑仔,刀剑入梦,铁骨柔肠。顶不住的也就一颗褪色的心脏,Fading Wave不是永不消逝的电波,而是人活的那个心劲,不能丢了。

  管虎好手段,眼神毒看人准,尤其是老炮儿身上那股子劲绷到了最后,然而最后理想主义的花朵还是开得有点荼蘼。《让子弹飞》里有个细节,对面正开膛破肚呢,姜武一跪:六爷,碗!《老炮儿》的六爷一点都没这豪气,淡淡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别掰扯:一码归一码。于无声处听惊雷。喜欢李易峰,那叫冲动消费。喜欢老炮儿,那叫人格魅力。何况,冯小刚演的是李易峰他爸。

------分隔线----------------------------